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防护装甲 >

抗日战争中国有飞机和装甲师吗

归档日期:09-04       文本归类:防护装甲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开始。次日,中国空军投入战斗,开始了自抗战以来中日两国空中力量的首次交锋。

  8月14日,中国空军出动轰炸机对长江内的日本军舰以及位于上海的多处日本军事目标进行了轰炸,击沉日本驱逐舰一艘,还造成日军人员物资的重大损失。中午时分,日军派出战机对中国进行报复性轰炸,在杭州湾上空遭遇中国空军的拦截,双方在杭州湾上空进行了一场激烈空战。是日,中国空军击落敌机6架,取得了6∶0的战绩。

  “8·14空战”的胜利来得如此突然,次日,中国空军的照片和他们的事迹成为中国各大媒体的头版消息。

  抗战刚开始,中国能作战的飞机仅305架,而日军陆海军共有飞机约2700架。

  果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中国空军和日军在上海、武汉、南京、杭州的上空,一场场战斗惊心动魄。处于劣势的中国空军凭借自身的果敢,予敌以重创。在“8·14空战”之后的三个多月中,日军损失飞机230架,飞行员被击毙327人。但是,中国空军同样也损失惨重,至当年12月,南京陷落时,中国空军力量几乎损失殆尽。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本来就为数不多的飞行人员多数阵亡,一批空中名将相继陨落。被称为中国空军“四大天王”之首的空军第四大队队长高志航首开击落敌机纪录,此后更是一人击落敌机多架,被日军称为“中国空军最有价值的飞行员、指挥员”。1937年11月12日,高在河南周口机场遭日机扫射,中弹殉国。开战不到半年,中国空军“四大天王”中的另外三位,刘粹刚、乐以琴、李桂丹也悉数阵亡。

  就在中国空军陷入绝境之时,苏联志愿航空队于1937年12月来华,与此同时,一批苏制战机也运到中国,中国空军由是绝处逢生。

  1938年,陆地战场每况愈下,空战亦进行得相当惨烈,侵华日军的战机数量越来越多,而中国战机却越打越少。即便如此,中国空军还是集中有限力量对日军台北、武汉、上海等航空基地进行轰炸,甚至派遣飞机到日本本土进行了“宣传轰炸”,散发了上百万份传单。

  自1939年到1941年期间,中国空军迎来了最为艰难的三年。这期间,中国空军几乎无力再进行大规模作战。同时,日本新式战机——“零式”战机投入使用,中国的落后机型面对这种战机时几乎没有还手之力。1941年3月,中国空军第五大队34架飞机迎战日本12架零式战机,结果被击落 13架,击伤11架,而日机则仅有少量损失。第五大队因此被撤销番号,改名“无名大队”,队员胸前要佩戴“耻”字胸章。至1941年夏,中国空军消耗到仅存65架飞机。此时,苏联志愿航空队也奉命撤回,中国空军再一次面临山穷水尽的地步。

  日军利用空中优势,在重庆、昆明等中国后方军政要地如入无人之境,进行狂轰滥炸。中国军民死伤惨重,甚至发生了因躲避空袭而造成上万人窒息死亡的“重庆大隧道惨案”。

  1941年冬,美国空军教官陈纳德率领自己招募组建的美国志愿航空队到昆明参战。开战第一天,日本飞机遭到重创。此后,陈纳德的机队屡创空战佳绩,因其英勇神猛而被民间称为“飞虎队”。至1942年7月,飞虎队被并入美国陆军航空队,后在滇缅公路中断的危急情况之下,开辟中印之间著名的“驼峰航线”,用空运维持中国战略物资的运输。

  1942年,也是中国空军的转折点。随着新一批空军培训完毕,同时接受了大批美式轰炸机和歼击机,中国空军重新与日军展开激战,并且逐步取得制空权,1944年,完全取得主动。

  1945年8月14日,中国空军第五大队飞行员沈昌德从湖南芷江机场起飞,完成了中国空军在抗战中的最后一次作战任务。次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根据统计,抗战8年中,中国空军共击落击毁敌机1226架、击伤炸伤敌机230架、炸毁炸伤敌坦克车辆8546辆,而自己则损失各种飞机2468架,6164人殉国。

  中国最早装备坦克的是奉系军阀。1922年,张作霖为同直系军阀进行最后的决战,从英法等国购买了大量的军备,包括36辆“雷诺”FT-17型坦克。“九-一八事变”后,驻扎在沈阳12辆FT-17坦克全部落入日军手中,标志着中国第一支装甲部队活动史的结束。

  1929年,宋子文从英国为自己的税警总队购买了24辆卡登-洛伊德超轻型坦克,开启了国民政府中央系军队的机械化历程。

  1934年,在南京中华门外成立了辎重兵学校,中国从德国购买了10辆Pzkpfwl型轻型坦克,从意大利买了20辆CV33超轻型坦克。

  1935-1936年,从英国购买20辆维克斯6T E型坦克和另外29辆维克斯卡登-洛伊德坦克(VCL)。到1937年中日开战,中国军队中的坦克大约是96辆(含地方军阀掌握的数量)。

  1937年4月,在南京方山成立了国民革命军装甲兵团,这通常被视为是中国装甲部队之始。团长杜聿明。抗战全面爆发前,装甲兵团共有三个营:战车营、搜索车营和战车防御炮营。

  战车营有三个连,第一连装备英制维克斯6T坦克,分成4个排,每排5辆车,排长车装有电台;第三连装备德制I型坦克(Sd.Kfz101),分为3个排,每排5辆车,另外连部有两台I号指挥坦克;第二连装备卡登-洛伊德式两栖坦克,从税警总队转来。

  搜索车营装备有德制Sd.kfz221/222型装甲搜索车,战车防卸炮营装备德制37毫米反坦克炮。

  淞沪会战中,中日双方坦克首次交锋,但并没有对战役结果造成多大影响,双方的坦克均从属于步兵方阵,掩护步兵冲锋。

  8月19日,中国装甲部队首次参战。装甲兵团出动两个战车连(坦克重7吨)和战防炮一个营,配属第87师(师长王敬久)攻击杨树浦街区。

  当日凌晨,坦克随87师发起攻击,但因缺乏步兵的配合,坦克全部被击毁,两个连长阵亡。

  20日,新调来的第36师(师长宋希濂)参加攻击。当日凌晨,一队轻型坦克参加了36师对汇山码头的攻击。由于没有步兵配合,这些坦克也全部被击毁。

  21日凌晨,36师再度对汇山码头展开攻击,一度攻到黄浦江边,但天亮后,日军军舰开始猛烈炮击,日机也开始空袭,攻进码头的部队被迫退回,战车第一连和第二连坦克全部被击毁。

  经过长达3个月、在上海南京路不足10平方公里范围的艰苦巷战后,10万精锐的中国军队和超过半数的坦克被消耗在这个“东方凡尔登”绞肉机里,而日军大约损失掉6万人左右。

  台儿庄的防御归第2集团军。当日军坦克冲到中国防御阵地一百余米时,中国装备有反坦克炮的装甲车就会冲出阵地与日军坦克厮杀。当日军坦克冲到战壕附近时,中国军人就会勇敢地跳出来将绑扎成捆的手榴弹扔向坦克履带下面。中国最有效的反坦克“武器”是那些浑身绑满了炸药誓与敌坦克同归于尽的敢死队员们。由于缺少步兵的支援,日军的坦克根本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很快被消灭干净。

  台儿庄战役的受挫,使日军学乖了不少,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日军没有发动过一场装甲突击行动,直到1944年“一号作战”的时候,第3坦克师团南下。此次,日军再也不敢使用装甲部队进行追击了。

  1937年9月,中苏谈判,结果是苏联方面愿意提供战车、飞机、火炮、弹药等援助。以后直到苏联和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前,各种军事装备和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中国。这是那段艰苦的时间里中国唯一的外援,总价值173175810美元。

  除了物资援助,苏联还派出名为志愿队的正规军,驾驶战斗机和担任军队顾问。特别是急需的战斗机,当时中国空军已经损失殆尽,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又不愿意出售,正是这些苏联I-15、I-16战斗机和苏联志愿队阻止了日机的肆虐。

  在1938年3-6月间运到的第一批装备中,包括83辆T-26(1933年型)轻型坦克,同时苏联还援助了一些BA-3/6/10型和BA-20型装甲车,以及45毫米反坦克炮和各种车辆。

  1938年1月15日,装甲兵团正式扩编为第200师,师长杜聿明,副师长邱清泉。200师是国军中唯一的机械化部队,下辖一个战车团,一个装甲团,一个摩托化步兵团,一个炮兵团。全新的苏式装备由200师接收。

  据杜聿明回忆,200师共接收70辆T-26、4辆BT-5、18辆菲亚特CV-33(有资料称是20辆,是1934年孔祥熙到意大利考察航空时采购,一直封存在南昌,这时匆匆编入了200师)。装甲团有苏联的BAE系列装甲车50余辆。摩托化步兵团装备的也是苏联卡车。炮兵团有12门122榴弹炮,还有45毫米战防炮,75毫米野战炮。步兵使用的是苏联步机枪。看来国军在美械化之前还进行过苏械化。

  1938年5月,在廊坊附近,邱清泉率领8辆苏制T-26轻型坦克寻找日军。一天,他忽然发现了一个100多人的日军侦察连,他毫不犹豫地径直向日军冲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这群惊愕的敌人。随后,他又乘胜追击7千米,直到遭到日军反坦克火力的猛烈反击方才罢休。这一事件被宣传为中国装甲部队的一场胜利,提高了军队的士气。

  经过台儿庄和廊坊战役的教训后,日本陆军总部下令不准实施独自的装甲突击行动,禁止速战的想法。日本人决定沿袭古老而缓慢的方法,一步一个脚印地夺取武汉。四个月后,当日军第11军攻入武汉时,日军的损失已接近20万人,而军的损失更是高达40万。

  12月4日,当日军部队抵达战略要地昆仑关时,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反击。国军动用了步兵、山炮以及从第200机械化师抽调的l5辆坦克,对日军前线展开了攻击,几天之后他们收复了昆仑关要地,从侧翼运动的第200机械化师的坦克也将日本守军全部包围。这次行动消灭了日本第5师团从台湾抽调的第21旅团,包括一名陆军少将补级军官。

  空军也少有地参加了这一战役,他们对日军的增援部队实施空中轰炸,极大地支援了陆军作战。

  在1938-1939年间,中国从苏联总共进口了88辆1933年生产的T-26型坦克。其中,有许多T-26坦克在回转炮塔上都装有体外天线。一些坦克甚至还在主炮上方靠近斗篷的地方装有两部搜索灯,而苏联方面在早期也只是为其指挥坦克安装体外天线机械化师在缅甸的失败,这些坦克大部分被日军摧毁。

  1941年1月,美国政府允许中国加入《租借法案》,随着在当年10月份,第一批36辆M3Al坦克由美国海运至中国。不久,政府又接收了35辆美制M4A4型谢尔曼坦克和44辆M5轻型坦克。中国军队也像日本方面一样,将有限的装甲力量分散配置在步兵师当中。尽管有美国人为训练精锐部队,以及蒋介石次子蒋纬国二战前作为中尉军官曾在德国陆军服役等等,这些都没有使领会装甲作战的意义。

  在此还要特别提到,政府曾从纳粹德国进口了一批威力令日本人胆颤的88毫米高平两用加农炮,但中国军队一直将这些装备用来对空防御,而没有用于打击日军的坦克。

  然而,当中国军队经过正确的训练、装备和指挥后,他们会令人刮目相看。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全部由美国人装备、训练的中国军队在缅甸北部一直战斗了7个月,消灭了2万日军,而本身却无一败绩。中国新成立的一支坦克营营长,美国人罗斯威尔?H?布朗上校就曾经指挥着一些坦克参加了第二次入缅作战。至1944年12月,又有800名日军被消灭,剩余的少数日军逃离八莫进入深山,没有向盟军投降。

  M3A3/M5Al“斯图亚特”轻型坦克以及M4A4“谢尔曼”坦克,这些都是第1暂编坦克大队的主要装备。

  号称“南天王”的陈济棠,为对抗蒋介石,1936年,从英国进口了12辆轻型坦克和15辆装甲车,组建了一支新式的机械化部队——战车大队。1936年陈济棠反蒋不成,被迫下野,1938年日军登陆广地步东时,战车大队大队长是曾留学德国的曹绍恩中校。

  1938年10月12日,日军登陆澳头、淡水,15日攻陷重镇惠阳,余汉谋决心在增城一线日晚,战车大队受命驰援增城方向,17日晚到达增城附近,归186师指挥。

  20日晨,战车大队鉴于敌情严重,将6辆坦克布置在第一线辆在第二线,第二线O毫米炮和机枪,装甲车则隐蔽在树林中,全体人员进入阵地,准备作战。天刚破晓,日机开始空袭,炸毁装甲车5辆,人员伤亡数十人。随后日军出动数十辆轻型坦克冲——战车大队撤退,但由于必经之路上的一条桥梁也被炸毁了,装甲车中队人员只好将车辆爆破后,向后撤退。战车中队则只有一辆坦克突围,后来作为教练车使用。广东军队的战车大队一战便全军覆没。

  2楼错了,中国在抗日战争不仅有空军,而且空军还可以,装甲视也有,老蒋有模仿德国的两个装甲师,坦克200辆。

  飞机是螺旋桨叶的,一次最多能载2个人,两个人各控制一把机枪!用来扫射敌人,或者敌机!装甲没有,也许会有从日本人手机抢过来的有…

本文链接:http://kstdc.net/fanghuzhuangjia/546.html